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全能大佬絕不瞎搞事-755.有個人給了我希望鑒賞

全能大佬絕不瞎搞事
小說推薦全能大佬絕不瞎搞事全能大佬绝不瞎搞事
“另一个……实验?”
男人迟疑的出声,面色疑惑。
易商却没再说话,沉默下来,神情一瞬也变得阴戾骇人。
他像是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,好一会儿才睁开,依旧没说话,只是不紧不慢的,卷起自己的衣袖,露出已经纤细的仿佛轻轻一折就会断的手臂。
男人不明所以的看着他。
直至目光触及易商露出来的手臂表面,他看的瞳孔微缩。
只见那上面,遍布密密麻麻的疤痕,就如同是曾被人用利刃将皮肉一寸寸的割下。甚至有些疤痕是覆盖的,男人只消一眼便能看出,那是因为旧伤未愈,又添心伤。
毫不夸张的说,当时伤口深到可能已经见了骨头。
“这些……”
易商神色平静,仍然是那种已经麻木的淡然。
他缓缓说道:“我身上都是。”
毫无疑问,易商长了张漂亮到雌雄莫辨的俊脸。
然而,他的身体却是与这张脸丝毫不匹配的丑陋,满是狰狞的疤痕,再也愈合不了,也无法消除的疤痕。
易商垂眼望着自己的手臂,习以为常的将衣袖慢慢放下去,淡淡道:“那个男人口中所说的实验,是以我为原料基础,想试试看能不能创造出一个全新的,不是半成品的,可以同蛊虫和谐相生的人。”
没几个人能承受的住蛊虫带来的冲击。
那男人以为他能活那么久,是因为他的身体特殊,于是那男人想到了他的血肉。
“被关起来的那段时间,每天,那男人都会用刀割下我的血肉。”易商淡淡道,“通过他,以及周围人的只言片语,我大体得知,他在用我的血肉和蛊虫一起,喂给新找的人。但没有用,那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横死。”
“后来,那男人想出了一个新的办法。他觉得之所以不成功,是因为成人身体条件太差,干脆从母体开始好了。”
男人听的心在一惊,联想到在三奇门后山禁地山洞看到的,以及整个三奇门地底下的东西,他难以置信。
“那些怪物是……”
易商颔首肯定了他的猜测,“那个男人命人找来很有女人,让她们怀孕,然后在怀孕期间,逼她们吃下我的血肉和蛊虫。最后在婴孩成型时,再剖出来,就成了那些畸形的怪物。其实这种法子压根没用,但他们不信,又做了不计其数的尝试。”
男人不可思议的问:“数量如此庞大……难道当时就没有因为那些女人被抓而查过吗?”
易商嗤笑一声,漠然道:“那些要么是被拐卖的女人,要么是穷苦人家未换钱卖的女人,要么是无家可归的。这些人就同我一样,在他们的眼中渺小又卑微。世上的人,又有几个会是在意的?”
男人哑然。
易商攥紧手,声音泛寒:“那个男人见这般做都没有成功,终于动了一个很可怕的念头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他想改造我,甚至想断去我的肢体,接上他所认为的,别的东西厉害的一部分。”
男人猛然抬眼看向易商。
现在他知道抓走易商的是谁了。
——暗盟!
只有暗盟会这样做!
“那男人已经疯了,他对我说,既然没有办法达到真正的长生,索性就让我变成他的一件武器,然后代他去做他想做的,去他想去的地方,帮他完成他的目的。”
说到这里,易商迟疑的顿了下,说:“我当时已经虚弱的快没有意识了。但我可以感觉出,那男人是突然之间变的。就好像……变成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人。也有可能,是我出现了幻觉。”
男人凝重的看着易商,“那你有没有被……”
易商摇头。
“就在那男人想对我下手之时,外界突然有人发现了蛊人。并且结果全都横死,引起极大影响。这本是三奇门做的,又没有瞒好,叫外人察觉端倪。怕身败名裂,他们全都推到了我身上。于是引起玄师界众愤,所有人要找我讨回一个公道。”
“这倒是间接救了我一命。”
洛書然 小說
易商嘲讽的扯了扯嘴角,“那男人怕我不出现在外人视线里,惹得外人往下查,最终查出所有事情,最好将昏迷的我送离。我再睁开眼时,自己已然身处西南十万大山,正好遇上了一起来声讨我的五派十门。”
“所以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男人问。
易商漠然的说:“他们看我虚弱,想趁机杀我。但没想到,我经由多日折磨,早已控制不住体内的蛊,狂性大发反杀了他们。现在还能在的三奇门,不过是当初跑得快,躲过一劫罢了。”
离开西南十万大山后,那些玄师,尤其是三奇门如今为首的,本来再集结人去十万大山的。
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,易商居然还能恢复神智。
这是因为……
“我当时遇见了一个人。”
易商微微皱眉,“那人很神秘,并且极其厉害,虽是废了好一番力气,但却是真真实实的帮我压下了体内蛊虫暴乱,让我得以清醒。然后,他同我说了几句话。”
“说的什么?”男人立即问。
易商抬头看向他,微微挑眉,道:“他让我等。”
“等?”
男人一愣,费解的反问。
易商颔首道:“他说,我还有机会做回一个正常人。但必须等。或许十年,或许二十年,不管多久,最终我会等来两个人,帮我解决我的绝境。”
男人听的更是费解。
“那他有说,是哪两个人吗?”
易商摇头,“他说他也在等那两个人。只有见到了,才知道是谁。”
男人:“……”
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?
“你信?”
“为什么不信?”
易商神色终于平静下来,是那种很温和的平静。
“我和你不一样。我不知道你从哪儿来的,但你一定是个正常人,而不是我这样的怪物。”
“因为是个怪物,当时我虽活了下来,但我想一把火烧死自己,免得再受折磨。可救我的那个男人给了我一个希望。”
“而那些被我用蛊杀了的,以及和我一样的蛊人,他们失去神智,只会残杀更多无辜人,并且极难对付。我便用自己的蛊控制他们听话,限制他们待在西南十万大山里,不出去伤及无辜。他们原本和我一样,也不想变成怪物。”
“我有机会还能做个正常人,说不定他们也有。只要有希望,再漫长痛苦的时间,都可以渡过去。”
有时候黑暗难过,是因为在黑暗里没有方向,没有希望。
只要有个明确的尽头,至少还能撑下去。
“你……”
男人喉间滞涩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好一会儿,他才说道:“那之后传闻大主奉再也没和玄师各派斗争,是因为……”
易商淡淡道:“我太虚弱了,需要时间恢复。那些蛊人也需要我约束,我轻易不得离开。玄师界以清徽那老头为首,他们见我好好的,又怕我揭露他们,自然不敢去惹我。”
事实上,易商也没心思理他们。
他一心只想等救他之人说的人。
也因为短时间内离开不了十万大山,易商没办法离开去查当初绑他的人,只得延后。
后来待的久了,渐渐的,易商收留了一些同他一样可怜的人,黑白无常就是其中之一。
“我这次会离开十万大山外出,是因为我收到了一封信。”
“信?”
男人疑惑看着易商。
易商点头道:“信中说,我等的人要来了,并给了我一个地名,也就是阳城。虽然没有署名,但知道这个的,只有当初救我的人。于是我安顿好十万大山的人,离开去往阳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