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起點-528、玉兔精熱推

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
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
“公主绣球砸中了一个道人。”
彩楼下,守着的官吏看到此景,齐发喊道。
绣球砸中之后,尚不能定下亲事。绣球在手上超过半炷香时间后,抢走绣球的人,才可会被指定为驸马。这半炷香的时间,是彩楼下的适婚男子抢走守绣球之人的时间。
十字街头, 听得此言,人潮涌动,不少仗着身材魁梧的汉子,径直朝抢走绣球的蓝袍道人扑去,想要趁势夺走绣球。
白贵本欲抛走绣球,但见这些市人如此作态, 道袍无风自扬,手上的冷龙缠绕道躯, 数丈长的龙身引颈长鸣,喝退众人。有些离的近的凡子,被这一吓,跌倒在地,屎尿齐出。
好在西牛贺洲大妖频出,天竺国百姓也对此习以为常。纵然见到白贵使了法术,却也不会大惊小怪,只以为又是拿个妖王过来截亲。
龙行功法不少,有个龙形不一定就是真龙。
亦有可能是蛟龙。
彩楼上的宫娥见此,下楼来拜,“道长, 恭喜道长, 请道长随我入朝堂拜见圣人,结了这婚事。”
既然是大妖截亲, 也没有不答应之理。
相反,傍上了一個妖王, 对天竺国亦有可能是一件好事。
西牛贺洲, 人妖混杂,此等事屡见不鲜。
“白道长,俺老孙火眼金睛,观这个公主不是个人,应是个妖怪。”前些日子,唐僧一行人路过城外祈园的时候,碰见了月娥,知晓这天竺公主另有他人,故此孙悟空才如此说道。
此外,他刚才在彩楼下,亦用火眼金睛观察过了,这天竺公主确实散着妖气,是个妖类。
“暂且稍安勿躁。”
人多眼杂,孙悟空又藏不住事,白贵不欲多说。
但白贵也没有应邀入宫。
这彩楼下来的宫娥也不敢强请,就这般僵持着,过了一时半刻,她又下拜道:“道长,公主催的紧了, 时间一长, 小婢恐会吃了挂落。”
她垂泣连连,啜泣道。
事实也是如此, 不管有理无理,她一个宫娥,耽误了时间,影响了宫中贵人的心情,可不就得受罚。
唐僧是个慈悲的性子,上前半步,劝道:“白道长,贫僧知你不愿答应此婚事,你我二人入朝堂,言明利害就是。”
他话里有话。
这天竺公主被冒名顶替,二人说清楚缘由。拒婚非但无罪,反倒对天竺国来说是件恩事。
静止的烟火 小说
“也好。”
辣妹与社畜
白贵将绣球递给了宫娥,点了点头。
他也不信玉兔真的有这么大的胆子,敢胆在他面前放肆。不过此刻还不是论罪的时候,也不必急于一时。反正玉兔逃不了他的五指山。
宫娥拭干泪痕,带着白贵和唐僧一行人准备入王宫。
等走到一半的时候,她道:“长老,道长和我一起入王宫面见圣人,等道长拜见完后,再由圣人决定,是否让长老拜见。”
王宫门口,则是负责接待外宾的驿站。
一行人就在此暂时驻足。
“此言有理,贫僧先入驿站等候。”
唐僧心善,见不得宫娥难为,他西行十万八千里,中途经过不少国家,知道入王宫拜见的礼仪,此刻是应有之理,也算不得宫娥刻意刁难他。面见皇帝,仅一个宫娥,决定不了什么。
恋爱电流啪滋啪滋
宫娥便只带白贵入了王宫。
路上。
天竺公主拦住了二人,“这便是驸马吗?果然一表人才,相貌堂堂,俊朗不凡……”
她言语颇多褒赞。
宫娥只以为是公主相中了驸马,未曾多想。而早知道这是玉兔精的白贵,却明白了玉兔的想法,大拍马屁,前来取悦他。
“行了!”
白贵施了定身咒,定住了宫娥,屏蔽了她的感知,他眸光稍冷,“玉兔,这些马屁话就不要说了,你犯上于我,若无一个合理解释……”
重生之靠空间成土豪 小说
投绣球砸中他,若是一般人,当不得犯上二字。不知者不罪。可玉兔明知道他的身份,还如此做。就算是犯上了。
“主人息怒。”天竺公主化作另一番样貌,半人半妖,样貌清丽,仍留着两只长长的兔耳,“月娥在广寒宫打了小婢一巴掌,此次月娥下界,小婢……特意来报此仇隙,只是没料到在绣楼上碰见了主人你。”
白贵手腕上绑着红线,有嫦娥的气息。嫦娥是她的主人,那么白贵自然也算是她的主人了。再者,以白贵的身份,成为她的主人,算是她高攀了。
“无碍。”见玉兔求饶,白贵也息了一些怒火。
怎么说玉兔都是嫦娥的宠物,他再怎么着,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。玉兔虽稍有犯上,但及时认错,挨打立正,倒也不是不可原谅。
至于玉兔言语的遮掩之处,他大概也能猜出来。玉兔应是得了太阴星君的授意,前来充作九九八十一难中的一劫。
“不过可一不可再二。”
白贵眸光一敛,警告道。
“小婢不敢。”玉兔点了点螓首,“小婢已暗中使人捉拿了唐僧,以孙悟空的实力,到时小婢逃不了一棍,还请主人看着点,小婢也不想丢了性命。”
九九八十一难,这一路上,孙悟空打杀了多少拦路的妖怪,数也数不清。除非有背景的妖怪,基本都杀了。玉兔精背后纵有嫦娥、太阴星君,可远水解不了近渴,她也担忧,万一孙悟空失手了……。
故此,在看到白贵下凡,玉兔精才心生了这一计。白贵和嫦娥有红线相牵,她只要做的不过分……,白贵就能保她一命。
两人交谈数语。
玉兔精重新幻化为天竺公主。
白贵也解开了宫娥的禁制。
天竺公主面露羞涩,低着头和宫娥说了一会话后,就匆匆先行离去。宫娥转身,再拜道:“还请道长随小婢入殿。”
白贵也颇感新奇。
宫娥一口一个小婢,天竺公主也一口一个小婢。
他入了天竺国的朝堂,天竺国国王靖宴帝见到白贵一副相貌皮囊,顿生满意,问道:“道长仙居何地?可是我天竺国人?”
天竺国虽不至于崇佛抑道,但国内佛门势大,是无可置疑之事。
所以国内道观仅寥寥数座。
再者,听宫人传报,这道人极有可能是一个妖王。
轻易间马虎不得。
“贫道自东土大唐而来……”白贵说出这话,心底又生古怪,他面色不变,镇定自若,“云游至此,不慎被公主砸中了绣球。”
“东土大唐?”靖宴帝沉吟一声,“道长可是人族?”
东土大唐可比天竺国富庶繁华不知多少倍,境内妖魔禁绝,罕有大妖出现,堪称人道乐土。依照白贵所表现出的殊异,除了神通外,并无妖王特征,说不定还真的是一个人族。
“陛下所言不错。”白贵落座,吃了一口菜肴后,笑道:“贫道在大唐官居一品国公,为大唐官员,后升居天庭,添为司危府巡检。大唐的官,也只有人族能当,贫道自是人族。”
他表明身份,无需刻意隐瞒。
以他此刻的身份、地位,在西游世界横着走。
靖宴帝正捋须发笑,闻言,笑意顿消,“阁下……所言是否为真?”
这般大话,他不会信。
可见这道人一副安然若素的模样,他心底也有些估摸不准了。举头三尺有神明,这道人要是信口开河,可能今日无事,但因果酿下,谁知今后如何。他在人妖混居的西牛贺洲,对鬼神之事还是略知一二。
正说话间,门外喧嚷一片。
“陛下,陛下不好了,东土大唐的和尚闯进来了。”
禁卫来报。
话音未落,孙悟空、猪八戒、唐僧护着唐僧杀入殿来,只不过他们下手有着分寸,未曾伤及人命。
唐僧西行取经,为表诚心,每经一国,都需让国王在出关文递上用印。证明自己不是私渡,并且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走到西天灵山。
故此,若非事不可为,一般来讲,唐僧一行人都会规规矩矩的在驿站等候宫中黄门侍郎传报。
白贵见此便知是玉兔精发了难。
“陛下,这公主乃是个妖类,先前我等在城外祈园见到了真正的公主。”唐僧上前一步,先施了一礼,随后开口道。
“胡说八道!公主乃朕之爱女,岂会有他人冒充顶替。”
靖宴帝神色大怒,他看禁卫如避蛇蝎一样避着孙悟空三人,压制怒火,冷声言道。
日日夜夜朝夕相伴,爱女又怎么会是妖物。
“应是被迷了心智。”
孙悟空飞掠到了龙椅旁,对靖宴帝吹了一口仙气,将玉兔精打入靖宴帝体内的妖气逼了出来。
妖气一退,靖宴帝精神许多,发觉这公主确实似有端倪之处,“尔等所言为真,朕之爱女有人冒充,是妖怪冒充?”
妖怪吃人后,又以原身在人间行走的故事,不胜枚举,他曾经略有听闻。此刻发生在他身上,顿时有些半信半疑了起来。
“适才俺老孙在云头上看到公主和贵妃娘娘在一起,国王要是不信,且随俺老孙一道去。”
孙悟空入殿之前,施了法术,殿内诸事在外界看来,和以前一般无二。
形势比人强,靖宴帝性命操纵于孙悟空这大妖之手,岂有不同意之理、再者,他也想一看究竟,公主是否为真。
孙悟空拽着靖宴帝的手腕,就准备出殿。
白贵受玉兔之托,也跟着一道出去。
……
王宫花园。
贵妃娘娘玉质冰肌,美赛西施,手持团扇,捂嘴轻笑道:“昭阳,我见宫人说,你这个驸马是个妖王,今后你可有福气了。”
风萧萧兮 小说
天竺公主的封号是昭阳。
妖王,相貌又英俊,体力比凡人强上不少。
“娘娘,伱说的哪里话。”天竺公主不依,她心知白贵身份,哪会诋毁,妖王对别人来说是尊称,可对白贵来说,却是污了身份,“那道人地位尊崇,我不过小国公主,实不敢高攀,只望他不嫌弃我。”
贵妃惊异,“哪家道统的道人,这般尊贵?”
她有点不敢信。
一国之公主,也不算差了。
天竺公主言笑盈盈,正欲顺口编纂个身份的时候。忽然她感受到了宫墙外的一股煞气,腿脚一软,和贵妃娘娘挨得更近了一些。
“好你个妖精,胆大如斯,敢冒充公主……”孙悟空喝了一声,持了金箍棒上前就欲打杀天竺公主,他棍棒舞动,劲风猎猎,吹倒不少花草,将贵妃亦一起吓得瘫软在地。
他抡棍就打,天竺公主花容失色,在这棍棒威风下,维持不住法力,重新化作了玉兔精的本相。
眼看玉兔精就要身死,白贵上前,口喷一道三昧真火,将孙悟空避退。玉兔精见状,化作一只玉兔,一跃到了白贵怀中。
怀中有了一只玉兔,白贵下意识抚弄。
忽觉不雅,他脸色不变,仅一只手抱着,另一只手不再抚弄。
“大圣,休要再打。”
白贵收回三昧真火,解释道:“这玉兔是嫦娥仙子怀中的那只,亦算和我有旧。昔日贫道赴月宫宴饮,此兔随嫦娥一同下界,偷跑了出去。至于天竺公主,实则被真君贬斥下界的月娥……”
他将往事悉数道来。
孙悟空见得此幕,收了金箍棒,这等事,他见怪不怪了。起初,碰到一个仙神的坐骑,还会惊讶。但见多了,也就为之不怪了。
他又非蠢笨,知道这是仙神故意设难,完成劫数。
“既然这玉兔是白巡检你的故人,那俺老孙就饶了她一命。”
孙悟空道。
“多谢大圣。”
白贵顺口道了声谢。
“不过……”孙悟空凑近了一些,嘿嘿一笑,“白道长,你这手腕上的红线,俺老孙颇感有些熟悉,事先在彩楼那里,不好问,那呆子也在那里,这红线是不是嫦娥仙子的那个……”
他猴眼里充满了八卦。
白贵点头。
这等事也难以瞒过孙悟空的火眼金睛,以玉兔的实力,尚且能发现,更遑论孙悟空了。至于猪八戒为何未察觉,也是有缘由的。投了猪胎之后,穴窍闭塞,法力十不存一。猪八戒即使战力不错,可也仅是战力了,神通道术废了个七七八八。猪八戒看不到这月老红线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他们二人交谈,乃是神识传音,避开了众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