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天淚龍鳳傳奇 起點-第二十七章 參加祭祀,當世琴聖相伴

天淚龍鳳傳奇
小說推薦天淚龍鳳傳奇天泪龙凤传奇
蓬莱岛内,云雾缭绕,隐约见得一座辉煌的宫殿,屹立在这片土地上,周围,仙池缥缈,好一个“芳菲夕雾起,暮色满房栊。”
夕云殿,是议事的地方,在里面,有一位弱冠之年的男子,坐在殿中央,不是岛主还能是谁?
蓬莱岛岛主,名叫霖浩叶。是这一届的岛主中,最年轻的一位,而且,还拥有大宗师的实力。
霖浩叶与长老们,进入殿堂,坐下商议大事,解决问题。
就在这时候,一只的五彩凤凰,从西方飞来,嘴里叼着一封信,只见它经过霖浩叶的头顶,信件落在手里,随后飞走。
霖浩叶拆开信封,看完后,道:“各位长老,刚刚我收到徐帝的信封,想要借我蓬莱上古神器,不知你们有何看法?”
大长老走出列,抱拳道:“启禀岛主,就算我们愿意将上古神器借给他们,也得需要请示一下圣人——女娲娘娘,倘若同意,自然可行。”
霖浩叶听了建议,便想到找人去请,便开口道:“姬雪薇何在?”
姬雪薇走出排,道:“弟子在!”
霖浩叶道:“我命你去门外等候,准备迎接贵客!”
姬雪薇笑了笑,道:“诺!”
在霖浩叶的允许下,走出夕云殿。
过了三个时辰,只见远远的,有几个人影向这蓬莱岛而来。
走进后,姬雪薇确定是他们,三步上前,微微一笑,做了一个请的动作:“徐道友,久违了!家师特命我前来接待,且随我来!”
徐爽面带微笑,抱拳道:“好!那就多谢道友!”
过了一会儿,姬雪薇带着她们,从外门到夕云殿。
霖浩叶看着她们,道:“既然人到齐了,就随我去圣人殿。”
霖浩叶亲自带着众人,步行去圣人殿,顺便参观一下这葫芦岛的美景。
到了圣人殿外,只见到有小道士正在打扫灰尘。
看见霖浩叶众人到来,道长从圣人殿中走出来,鞠躬一礼:“贫道参见岛主!”
霖浩叶扶着道长的手,微微道:“道长不必多礼!”
霖浩叶面带笑容,道:“敢问道长,所需祭祀可准备好?”
道长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回复道:“回岛主,所需贡品,半生熟的三牲,果品,清茶三小杯,酒三小杯,红龟稞、圆形锞、发稞,扎红纸的面线,红圆三碗,鲜花,已准备好!”
听到这话的徐爽,不经意间:“噗嗤!”。
霖浩叶看向众人,道:“此次,你们专程远道而来,要借上古神器,须请示一下女娲圣人!”
霖浩叶继续道:“因此,才准备了今日的祭祀,各位不懂的礼节,可以跟着我做。”
徐爽拱手道:“那就有劳岛主了!”
这时候,来了一名小道士,站在门里的边缘上:“掷茭!”
“上前祈福!”
霖浩叶带着众人上供,点烛,神前献茶。
“一敬酒!祈求神明保佑,保佑我蓬莱岛的气运,越来越昌盛。”
“二敬酒!请示女娲娘娘是否同意借走神器。”
“纸灰撤供!将酒洒于纸灰上,以示尊敬。”
“礼成!”
当祭祀活动结束后,只见上空,人身蛇尾,身着白衣,手里握着一把笛子,缓缓降落在地上。
原来,这一位,便是传说中,女娲娘娘的座下左护法——白矖。
众人眼见这位大能,便跪在地上,道:“参见白矖上仙。”
白矖看着众人,道:“都起来吧!女娲娘娘已知各位的来意,本仙奉命,告知各位,你们需要考验。”
指着远处的塔,道:“考验内容为,进入玄秘塔,获得塔灵的认可,即可借得上古神器。”
白矖笑了笑:“各位,话已带到,本仙就先回去复命,有缘再见!”
白矖说完,腾云驾雾飞向天空,与此同时,众人抱拳恭敬道:“恭送白矖上仙!”
霖浩叶看向徐爽,缓缓道:“徐姑娘,你过来!”
徐爽走向前,来到霖浩叶的身旁。
霖浩叶从衣袖中,拿出发光的旗子,交到徐爽的手中:“这是四象元阵旗,当它显现黄色时,便能开启封印,当它显现蓝色时,便能解除封印,你将它放置在塔外的阵法中央,便可使用!”
徐爽接过四象元阵旗,抱拳道:“多谢岛主!”
霖浩叶道:“既然,白矖上仙已经交代了,那就跟我来吧!请!”
徐爽回礼道:“岛主请!”
就这样,在霖浩叶的带领下,众人来到了玄秘塔的阵外。
只见到,玄秘塔门前,站着一位蓝衣男子,在那里徘徊。
徐爽谨慎的上前,观察一番,仔细看看,原来是帝都的后宫之中,见到的蓝衣男子。
徐爽问道:“你…你怎么也在这?”
蓝衣男子解释道:“我叫云艾,出门游历几年,刚从外面回来不久,经过父帝的同意,我也参加此次的历练。”
徐爽眉头一皱:“你的父帝是谁?”
云艾回答道:“我的养父,徐帝!”
徐爽诧异道:“好家伙!原来,你就是父亲口中提到的养子,那你是怎么找到这的?”
云艾缓缓道:“还不是怕你遇到危险,所以就悄悄跟过来了。”
徐爽白了云艾一眼:“不是,我跟你有那么熟吗?”
云艾笑道:“你是我未婚妻,不保护你,还能保护谁?”
徐爽紧张道:“你这无赖,饭能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!”
紧接着,不理云艾,转过头,看向袁达,道:“袁达,你的修为有限,就不用你跟进去了,守在塔外,等我等消息!”
袁达嘱咐道:“行吧!那你注意安全!”
徐爽微微点头:“好!”
晓梦婷看着云艾的眼神暗示,缓缓道:“你想进塔,那就一起吧!多一个人,多一份力量。”
云艾轻笑一声:“姑娘,多谢了!”
按照岛主霖浩叶的说法,这玄秘塔的诡异,不简单,据说有不少的人闯关失败,化为石像。
徐爽握紧四象元阵旗,向阵法中走去,这一面旗,变成蓝色以后,眼前的玄秘塔,似乎传来一声轰鸣的剧烈震动。
紧接着,在这座塔上,那些古老的封印符号竟渐渐的全部消散。
随后,那厚重的塔门,缓缓的自动打开,一股强大的灵力,从塔内散发出来,迅速扩散至整个周边。
看着玄秘塔已经打开,众人带着警惕,一步一个脚印,走进塔里。
至于霖浩叶,带着自己的人,守候在塔外,没有离开,而是选择观看!
玄秘塔中
第一层的最深处,只看见一位青衣女子,坐在凳子上,一双玉手触碰着琴弦,轻轻的弹奏,似乎在调试。
一看到有琴,顾雅琪便开口道:“想必,阁下的琴艺已到达精通的地步了吧!”
闻声后,青衣女子停下弹奏,看着顾雅琪,道:“哦?你也懂琴?”
顾雅琪自信道:“琴的创制者有“昔伏羲作琴”。
五声八音为乐,五声为音阶,即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。八音为器乐之分类,即埙、笙、鼓、管、弦、磬、钟、柷。”
青衣女子拿起身边的酒,喝了一口,道:“你这丫头,见识还不错!”
萌犬小响
顾雅琪道:“前辈过奖了!我只是书看的多而已,毕竟,我也不是很精通,算是小白呢!”
青衣女子罢了罢手:“好了,我这个人,也不喜欢弯弯绕绕,你们直接来跟我比比琴艺。
若胜了,就去第二层,若败了,那就出塔吧,那样,我倒是清静了不少。”
青衣女子道:“你们,谁来?”
经过众人讨论后,顾雅琪一步上前,道:“前辈,我来吧!”
青衣女子坐回凳子上:“好!丫头,你就坐在我的对面,本座先弹奏,后你弹奏!”
青衣女子继续道:“至于琴,你就用本座的吧!”
顾雅琪正视道:“好的!前辈!”
就在这时,青衣女子整个人的气息,都不一样了。
挣~
挣挣挣挣~
青衣女子的一双玉手,放在古琴的弦上,仿佛就在这一刻,感到虚无缥缈,好似无边的大海一般。
一连串的高音过后,江水已不是那样的汹涌澎湃了,仿佛自己又到了林间小溪之中。
重回了舒缓和轻松,所有的一切又归于平静,但还是回味无穷,却不能自拔。
身在塔中,却能弹奏出如此的仙乐,真是妙不可言。
这仙乐的旋律,正是一曲《高山流水》。
当仙乐弹奏完毕,青衣女子便把手中的古琴,交给了顾雅琪,她的眼神中,似乎充满了期待。
顾雅琪看着古琴,微微思量一下,随后开始弹奏,同时,哼唱着:“一盏离愁,孤单伫立在窗口,我在门后,假装你人还没走,旧地如重游,月圆更寂寞,夜半清醒的烛火,不忍苛责我。
一壶漂泊,浪迹天涯难入喉,你走之后,酒暖回忆思念瘦,水向东流,时间怎么偷,花开就一次成熟,我却错过。
谁在用琵琶弹奏,一曲东风破,岁月在墙上剥落,看见小时候,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,而如今琴声幽幽,我的等候你没听过。
谁在用琵琶弹奏,一曲东风破,枫叶将故事染色,结局我看透,篱笆外的古道我牵着你走过,荒烟蔓草的年头,就连分手都很沉默。”
一曲《东风破》,持续一柱香的时间,直至弹奏完。
青衣女子瞪大了美眸,嘴角掀起一抹好看的弧度,心想:“有趣!此女,不仅仅天赋异禀,且音律都如此独特,可谓当世琴圣,未来可期!”
顾雅琪抱拳道:“晚辈,献丑了!”
青衣女子撇了一眼:“丫头,此次,第一层算是给你通过了!”
顾雅琪笑了笑:“欧耶!”
青衣女子试探道:“对了,可否把你所弹奏的音律给我一份?”
顾雅琪和蔼道:“自然可以!”
青衣女子满意道:“嗯!”
顾雅琪把乐谱交到青衣女子的手中,介绍了何为音阶,要如何弹奏,随后回到众人之中。
通过青衣女子的指引,众人来到了通往第二层的门前。
当众人要前往第二层的时候,青衣女子道:“慢着,给你提个醒,在塔灵不允许的情况下,切勿轻易动手,否则,会引来宝塔的威压。”
徐爽道:“多谢前辈告知!”
青衣女子道:“嗯!去吧!”
当这话落下后,众人向着第二层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