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最美少時遇見你 起點-轉折-2、你真的認識時韜?熱推

最美少時遇見你
小說推薦最美少時遇見你最美少时遇见你
华苒苒听到这心里一紧。什么意思?目标不是她,那就是时韬?
所以绑她是为了让时韬来?会要时韬答应什么条件吗?华苒苒心里不断安慰自己,时韬不会这么容易被方漫清设套的。
“你说,时韬会不会真的为了你放弃所有呢?哦对了,我还很好奇,你真的认识时韬,了解时韬吗?”
华苒苒忍住不睁开眼,只是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,尽管心里对方漫清的话也在琢磨。
“难道你一点都不好奇,时韬?呵~名字可真好……他的背后究竟是怎样的世界吗?”
香雪寵兒 小說
华苒苒还是缓缓睁开了眼,却没有方漫清预想的,或疑惑,或愤怒,或慌张,或不甘,看起来十分平静。
方漫清最看不得华苒苒这副样子,明明处于劣势,明明就只有一双眼睛能看了,然而即使现在平静无波,整个人在那仍然有一种无形的气场,还有一种好像与生俱来的贵气,能够压自己一头。
“呵~你还真的是淡定呢!不如,我们边等时韬,边玩个游戏?”
方漫清虽是问句,事实上才不会管华苒苒的想法。给了个眼神,就见两名保镖向华苒苒走去。
华苒苒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,还有点发冷发热的感觉,心想估计被一桶冰水浇的感冒了?这么见效么?这时只能眼睁睁看着对自己不利的两人越走越近,直到挡住了本来直射她身上的光线。
华苒苒还没来得及猜测他们要做什么,就一阵天旋地转,被人拦腰扛起,感觉脚上不知道被挂了什么东西,随后又是一阵晕眩,整个人就被倒挂在她身后的一棵大树下了。
华苒苒咬紧牙关,随着绳子的惯性还在摇晃,最恶心的是,竟然还让她面对着方漫清。华苒苒逼着自己尽可能忽略晃来晃去的晕眩,重新闭上双眼。
眼下也不用费脑子去想怎么逃脱了,只能等时韬来。
就是浑身一下极冷一下极热,一下像针扎一样麻的感觉,太糟糕了。但至少在时韬到之前,她会安全。
所以现在华苒苒反而担心,这边究竟还有什么圈套等着时韬。
“华苒苒,我来猜猜,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不舒服?”
“不好意思呢,本来只是想给你点迷药,但手下的人一个不小心,用错了药剂。”
“具体给你打了什么,我还真不知道。只知道,如果你觉得心跳加快,呼吸急促,意识不清晰的话,不及时注射解药,可能会暴毙而亡哦。”
方漫清其实也真的佩服华苒苒,到这种境地,她都把她的生死讲的如此轻描淡写了,竟然还激不起这人的一点情绪。
但佩服归佩服,憎恨归憎恨。
除了时韬,不对,时慕雨,她现在知道了,原来是J城时家大公子,难怪气质如此出众。
即便是落拓公子,但依旧是她的意难平。
加上她跟着方伯严去到H市,虽说还是一把手,但由于一把手位置长时间空缺,副市长就如同当年方伯严在C市一般,地位和威信都难以撼动。
而且方伯严明面上是平调,实则从一线城市到三线城市,到底是怎么回事,官场的人个个门儿清,面上恭敬到位,背地里压根不当回事。
方伯严的处境尚且不好过,方漫清又怎么可能还像在C市那样享受众星捧月,千金骄纵。而这一切,方漫清都归罪于华苒苒,一个原本都不配她正眼看的人。
显然方漫清还不知道华苒苒的身份。
虽说蒋家在J城轰轰烈烈办了宴会。但考虑蒋家好几个身居要位的特殊身份,保密性工作必然非常到位。那天全程不得摄影摄像,而且能参加宴会的,自然都是J城顶层的世家,尽管消息不胫而走,但无论时锦邦还是方漫清,都不会把这些事和华苒苒联系起来。
爱有引力
此花绮谭
“华苒苒,真的这么看得开吗?那我们直接开始游戏好了。”
“你说,我往你身上射出窟窿的概率有多少呢?”
兄台看见我弟了吗
“哦对了,差点忘了说,刚时韬警告过,不能动你。呵~我很好奇,动了,他能怎么样呢?估计到时,他都自顾不暇了吧?”
方漫清极尽嘲讽地说着。
时锦邦刚刚略有点紧张地让她不要为难华苒苒,等时慕雨到了放人就好。
呵~装什么好人,方漫清自然知道时锦邦利用一方来牵制时慕雨,但她怎么可能放过虐华苒苒的机会。
而华苒苒却在听到时韬的时候,终于睁开了眼睛。如果眼神可以杀人,她真恨不得把方漫清盯出好几个窟窿。
方漫清刚抬手,便看见华苒苒终于睁开了眼。唇角更是嘲讽地勾起。
“真爱呢?华苒苒,你知道时韬是谁吗?如果时韬因为你,而一无所有了,你觉得你们还能有什么未来吗?”
话落,方漫清抬起手,就胡乱打出了一枪。方漫清真的是第一回动枪,没想到子弹射出的后挫力如此大,手心也一片麻。
不过当她看到,子弹径直朝华苒苒去,擦过腰间,带出一道血痕时,眼底充斥着报复性的快感。同时给了边上人一个眼神。
华苒苒下意识又闭上了眼,随着腰间的一阵刺疼,闷哼了一声。
她今天出门为了方便,穿了条七分紧身牛仔裤,随意搭了件短袖T恤。被倒挂起来时,衣服下摆随之下滑了一段,恰好露出一小截腰身。
华苒苒咬牙,方漫清怕不是故意的。
然而,更难受的是,不知是不是被枪伤的疼痛刺激,原本身上那种不适更强烈了,浑身说不出的难受,像渴求什么。极寒极热的感觉也越发明显,一直在出汗,密密麻麻的汗倒流着。华苒苒心惊地感觉到,自己被下了什么药。
还来不及想深些,华苒苒就感觉到自己手臂被注入一股凉凉的液体,随之痛感都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身体一阵舒畅。
田園貴女 媚眼空空
华苒苒倏地睁开眼,死死瞪着方漫清。
心里从没这么恨过一个人,都是十几岁的少女,怎么会如此歹毒!只要她这次能脱逃,说什么都不会再放过方漫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