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驚棠 起點-第16章 大聲密謀相伴

驚棠
小說推薦驚棠惊棠
玉炎心道,苏惊棠她知晓我的过往,应当是窍云那里说漏了嘴。
“我孤身行走多年,习惯不讲真言,因妖心难测,恐会生事。上次我所言半真半假,绝无恶意欺骗。”玉炎嗓音清如风,语调魅入骨,眼神带钩子,嘴角噙笑意。
苏惊棠默默将肉脯塞进嘴里,目光落在桌角,一副无所不知的样子,点点头:“你继续说。”
“我年幼与父母失散,并非被抛弃,后来师父将我捡回去,因我勤学苦练,法力总先同龄妖怪一步,小妖不敢欺我,大妖却因嫉妒对我从不留情。师父仙逝后,我为寻找父母踏上征途。”玉炎凝视着苏惊棠,目光毫不避闪。
因知晓他所有过往,苏惊棠心中并无起伏,而是轻问:“你是不是漏掉了什么没说?”
他叹了口气:“寻父母的途中我的确处处碰壁,也遇到了一些姑娘,并且……我好几次受过重伤,有些事情记不清晰了,或许……”玉炎身影一晃,瞬移到了苏惊棠身侧,坐在离她最近的凳子上,伸手撩过苏惊棠的长发,话语宛转,“其中就有你想知道的一些事。”
尽管玉炎此时极尽魅惑之力,也无法再让苏惊棠脸红半分,因她怒目圆睁,紧紧捏着油纸包,语气沉痛:“渣男!”
本想套话的玉炎:?
苏惊棠内心翻天覆地,愤怒且委屈——他骗我,他又在骗我!我给他机会让他说真话,他却仍有隐瞒!
上次玉炎讲述了自己虚假的身世后,苏惊棠脑中冒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,虽然都是匆匆闪过的极简画面,但也能让她将一些线索联系起来,形成一条完整的故事链。
她在那张宣纸上只写了玉炎从幼时至今年的一些重大事件,关于玉炎和他师父的事,她只跟温寻说过四个字,没有写在纸上,那便是:复仇屠村。
脑中的画面告诉她,当时玉炎尚年少,师父不知因什么事被村民针对欺辱乃至身死,玉炎一怒之下屠了整个村子,只留下一群懵懂的小妖们,成了他们惧怕的存在。对未来茫然的他无法继续待在村子里,便根据师父的遗言,开启了寻找亲生父母的路。
晨间凉风习习,天色半亮。桌案左前方的窗子半开着,夜风时不时掀起宣纸的一角。硕大的夜明珠悬在半空,照亮纸上密密麻麻的字。
苏惊棠看着桌上皱皱巴巴的宣纸,蹙着眉头,在空白处补充:年少为师父复仇屠村,极其重情,却又无情。
“咚咚咚”,窗户被敲响,一道人影如一条鱼跃进窗户,落在苏惊棠身侧。
她一脸埋怨看过去:“你怎么才来?”
温寻拍了拍衣袖,抖落一身寒霜:“昨日窍云缠着我,你又不让我对她动手,我围着禺山境地兜了一整圈才回来。”随即,他愣了愣,忽然有点迷惑——自己为什么这么听她的话?
“昨日玉炎主动找我,向我解释了他撒谎的事,除了屠村那件事,其他的都告诉我了。”
温寻回神,问:“他承认自己是闻人逊了?”
苏惊棠摇头,有些纳闷:“他说自己受过伤,有些事不记得了,我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“他说的时候,你没像上次一样,感觉他说的是假话,然后脑子里出现不一样的故事?”
“我的确看到了他受伤的样子,至于失忆没看到……失忆这种事要怎么看啊?”
“我有个大胆的猜测。你对自己的事情一概不知,却能记起玉炎的身世,那么是不是说明,你看不见的那部分故事和你有关?这个男人或许怕你将来苏醒后复仇,给你下了禁制,让你无法记起你们之间的事情。”
苏惊棠握紧笔杆,目光惊奇看着温寻:“所以……”
他们异口同声:“玉炎就是闻人逊?!”
温寻妙语连珠:“当初闻人逊离开村子后认识你,想利用你的身份寻找父母,于是伪装深情,骗取你的信任,结果你不仅没帮他找到父母,还把他缠住了!”
苏惊接棠话:“他为了摆脱我,打算杀我,但我身为绝色宫宫主,法力高强无人能敌,他只能趁我不备将我打成重伤,消除我和他相处的记忆,把我丢在禺山!但他没有料到,他竟然因重伤失忆,阴差阳错回到禺山境地,再次和苏醒的我相遇!”
“我昨日见他朝禺山那边去,回来便主动找你求和,或许是想起了什么,故意装作不记得,打算故技重施,再次获取你的信任,然后趁你法力未恢复时将你诛杀!”温寻越说越激动,仿佛勘破了一场巨大的阴谋。
苏惊棠沉下眉眼,捏住宣纸,宣纸自中间向她手心聚拢,她神色认真:“如此薄情寡义心狠手辣之人,不能留!”
温寻坐到桌案上,手按住宣纸的一角,低头看着苏惊棠,声音放低:“不如,你将计就计,假装对他顺从信任,待时机成熟,你我里应外合,将其斩杀!”
同样是低着头,同样是逆着光,温寻的眼神和玉炎的截然不同。玉炎眼中都是钩子,企图钩住她的心神,引她进入圈套,而温寻眼神干净,毫无保留,带着少年意气,虽不会让她面红心跳,但会让她心安神宁。
久久没听到苏惊棠回应,温寻挑眉:“你盯着我作甚,觉得我举世无双、想法绝佳?”
“啪”的一声,苏惊棠羞恼地拍响桌子,以掩饰自己刚才走神的事:“你出的什么馊主意?我如今法力微弱,你怎能让我对一个心狠手辣、无情无义的男人使用美人计?”
凡人 修仙 傳 小說 線上 看
“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你身为拥有万千子民、法力超群的绝色宫宫主,怎能在复仇路上望而却步!”温寻语气激昂。
“你就是想激我去送死,然后轻轻松松离开万妖寨!”苏惊棠一脸愤慨,起身拂袖,带起一阵风,宣纸在桌上荡了荡,落在边沿。
“谁要离开万妖寨?”窍云的声音自门外响起,方才沉浸在情绪中的二人立即噤声,激昂的情绪渐渐平息。
四目相对,异常沉默。


Warning: Trying to access array offset on value of type bool in /www/wwwroot/airpercent.click/wp-content/themes/startup/entry-footer.php on line 3
Categories: 其他小說 標籤: , 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