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四個哈 起點-查看西州2讀書

四個哈
小說推薦四個哈四个哈
“你不用跟我在这贫,早晚有一天你后悔的。”沈白安说道。
“早膳我也吃完了,昨天说的事你还记得吗?”沈白安问道。
“事?什么事啊?”祁渊响了一会儿。“哦,你说的是帮我解决那些个,从战场上负伤下来的将士的事情吧。那个先不急,再说平时管这些事情的人,还在往这边赶呢。”
“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和时间,事情…”沈白安刚要说什么就被打断。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可这几年事情有些杂,我也没有精力去管那些事情,一直都是交给军师来办的,他有事被耽搁马上就会到了。”
“我让他们做了玫瑰酥,你要不先尝尝,慢慢等。”祁渊解释道。
“哼,祁渊你的军师是真的有事耽搁了,还是说你在试探我。”沈白安目不转睛的盯着祁渊,试图在他的眼睛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读了掉在路边的工口本之后
“有的时候啊!你真的聪明过了头。从昨天谈起这些事,我就的确有所试探这没错。还是那些话,我不知你的底细,不知你到底为谁做事,你若万一是敌国的探子,不仅我毁在你的手上,雍朝也会因为你受到重创。”
“再说,你突然这么热情的想要帮我解决困境,也难免让我有所怀疑。毕竟你借着这个名义,可以知道我这帅府有多少银子,长枫军战备条件如何,甚至我有多少私产。再比如,探听一些什么情报,我相信以你的手段,这些事情对你来说都不足挂齿。”祁渊语气平缓,仿佛他说的只是手里这杯茶很好喝。
沈白安笑了笑说。“端王就是端王,是那个杀伐果断的一军之主,永远不可能色令智昏。也希望端王永远能够保持住,以后不要为了一点诱惑,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不该干什么。”
“你这话说的倒像是长辈在教训后辈。”祁渊也笑着调侃的说了一句。
沈白安看着眼前的人,心里想着祁渊父王去世的早,母妃又极其孱弱,自己一个人自幼顶起楚王府的门楣,不让其衰落,以此来庇护尚且年幼的兄弟姊妹。又在少年时开府封王,成为皇孙中唯一一个有亲王之尊的荣耀,可这份荣耀又让他独自一人挺起长枫军,哪怕远在边塞,也能在多方争权的朝堂中,占据他端王的一席之地。
其毅力手段聪明才能,起能是一个长相美貌的女人,就能祸乱的。
沈白安还想着,若自己将来能辅佐这么一位,对自己人重情重义,对敌人以雷霆之势来解决的明君,也是一件幸事。
可没想到祁渊竟说。“可我还是相信你,我也愿意把自己的一切袒露在你的面前,我希望有一天你信任我,我信任你。”
沈白安听到这话直接愣住了,昨日她有意说起愿意帮他解决,他虽然答应,可她从未想过他会真的应允,她以为他就会像之前说的那样敷衍了她。
“你若将来为君,一定是个昏君。”沈白安说道。
“若我的宠妃是你,我甘愿当这个昏君。”祁渊说道。
沈白安略带嘲讽的笑了一声。“皇室之人妻妾成群,若你真有那么一天也是后宫佳丽三千。可也巧了,我偏偏最不喜妻妾多的男人,更不可能与人为妾。”
“那我就娶你做王妃。”祁渊认真的说。
“我到现在都不明白,到底是因为什么?”沈白安疑惑的问?
“你可以认为,我是色令智昏被你迷了心窍。”
“你…”沈白安还未等说完祥叔就进来通报。
“怎么了祥叔。”祁渊问道。
“禀王爷门外来了些人,领头的是位女子,她说自己是白小姐的人,还让我把这个拿给小姐。”说着就拿出一个金丝雷空的簪子,簪子上面还有一颗蓝色的玉石。
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葉恨水
“祥叔他们的确是我的人,麻烦把他们带进来吧!”沈白安说道。
“好的,白小姐。”祥叔应道。
不一会儿祥叔就带着清樱她们进来了。“小姐您吩咐的事已办妥。”清樱对着沈白安行了一礼说道。
“你这么长时间长途奔波也累了,若无什么要紧的事儿,就先过去歇着吧!”沈白安说道。
“那属下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训练
“麻烦祥叔了,带他们过去歇着。”沈白安说道。
“这有什么麻烦的,几位这边请。”祥叔说道。
祥叔刚领着人走出去,就有一个青衫男子大咧咧的闯了进来,可能是刚赶了远路,衣衫上还沾了很多灰尘,一进门就嚷道。“听他们说你带回来个女子,那被他们夸的天花乱坠的,我倒真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?”
走进来看见沈白安,特别夸张的发出一声感叹。“哇,真是个美人诶,唉美人。”边说还往近了凑。
田園小王妃 小說
祁渊看这男子离沈白安越凑越近,伸手推了一下。“再不正经给我滚出去。”训斥了一声。
“唉,你怎么这样,你的一句话我从今早天不亮就往回赶,就这样对我。”青衫男子说道。
“你别介意,他平时就是这副不着调的样子,不过他办起事来却是很仔细的。”祁渊解释道。
“陆川,对白小姐恭敬些。”祁渊话语虽是警告,却并未真的动气。
“知道啦,知道啦,对待你的白小姐,要尊敬。”陆川用着浪荡的语气说道。“白小姐安好,陆川在此见过。”抬起手坐了一个鞠礼。
陆川行的礼一丝不苟,没有敷衍,也没有不敬很是规矩。但放在他身上,再规矩的礼节,也就不那么规矩了。
沈白安起生也回了一礼。“陆公子安好。”
“白安,陆川这些年一直搭理着,那些个负了伤下了战场的将士,所有的事他都清楚,你一会问问他即可。”祁渊说道。
“啊?”陆川明显被这句话弄蒙了。
“端王想清楚了,真的让我插手这事。”沈白安问道。
“我可从不反悔。”祁渊说道。
“你们俩在说什么?”陆川更蒙了。
“那好,一会儿你让陆公子,把一些有关的东西都送到我房里。我相信端王应该有让人整理过,并且写成了册子。”
“好,我一会就让他送过去。”
沈白安出去以后,陆川终于有机会问道。“不是你们刚才说的都是什么呀?我怎么听不懂呢?”
“一会儿你把那些个记载着,从战场上下来的将士所有情况的册子,以及一些跟他们有关联的东西,全都送到长福楼去。”祁渊吩咐道。
“为什么呀?”陆川问道。
“没有为什么你照做。”
“不是,我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呢,你就让我照做。还有长福楼那不是你未来王妃住的地方吗?怎么她住在那?”
“她就是我未来要娶的王妃。”
“这,你不过就出去一段时间,怎么就弄回来一个王妃了?”陆川现在的心情极其复杂。
“你哪那么多话,让你去赶紧去。哎,对了,一会儿不要瞎说什么王妃不王妃的,她不喜欢。”
“哦,弄了半天人还没拿下呢,那你这是装什么。”


Warning: Trying to access array offset on value of type bool in /www/wwwroot/airpercent.click/wp-content/themes/startup/entry-footer.php on line 3
Categories: 其他小說 標籤: , ,